狗虎盗

我文笔很差,请慎关

一句话又像刀又像糖……
甜的是那些年
难受的是后来的日子😭😭
为什么总会脑补出明明嘴里念着
“我恨你,你死了对我最好”但还是不争气地想着他的好。

当年没做那些事,何必会变得那么纠结

【公子哥穿越冷战区】温润的翩翩长发公子哥×外冷内热独裁者【2】

【这其实是一个漫长的暗恋攻略三角撕逼故事】

【超沙雕脑洞!!】

境内,已经是第二十七起攻击事件。

“Брат, Мы должны сделать что-то”

(哥哥,我们必须做些什么)

在这个国家掌握着主要权力的男人站在窗前,镜像透露出他的情绪。

他伫立窗前,良久才开口道

“Где твоя сестра?”

(你姐姐呢?)

“……У нее свидание”

(……她有约会)

娜塔莎长叹一口气,她很想劝他的哥哥不要再如此苛刻,对他们的姐姐……

冬妮娅是家里最年长的女性,伊万和娜塔莎的无血缘姐姐,但这个家族的联系跨越多少个世纪,娜塔莎对此是多么信心满满。然而,即使是同一血种,伊万一直忧疑他们的姐姐会割断这一条牵连他们的关系。

冬妮娅在和琼斯家的人约会,那个霸道,无序,整天叫嚣着自由的小混账,他甚至胆敢在他的海岸竖起挑衅性的伊万画像。

伊万发誓,他会满足琼斯的意愿,在他的棺材板上盖上他一生唯一有意义的作品!

可是,除了家人,他没有朋友,全世界,好像都站在了琼斯那里。

孤立无援的感觉一次又一次打击伊万的自尊和骄傲,他试图阻止冬妮娅去见琼斯,但他最后难以开口,造成冬妮娅不得不与琼斯见面的源头就是他自己……

伊万的边界一直有外物侵扰,这两个月最为频繁,为了真相,他们派出去许多士兵,但都伤亡惨重。

所以伊万决定了亲自上阵。

娜塔莎对这个决定生气又无奈,在为哥哥整理完一切应急物品后,向将与伊万一同前行的士兵们反复严格地要求保护他的安全,她好像只要遇见一个人就会嘱咐一句,如果没有把伊万带回家,谁要是好好回来了,就把他煮成汤。

好吧,这是威胁。

临行前,娜塔莎在伊万脸颊上留下深深一吻,眼神从没离开过他一秒。

“Возвращайся целым и невредимым”

(请一定要平安回来……)

“Хорошо”

(我会的)

最终离家的伊万,带着士兵们,在那片边界搜查了一天一夜,同时也布下了天罗地网。

傍晚,深处传来闷吼声,天空又反常地阵阵雷声,却迟迟不落雨,士兵们一个个都胆战心惊,其中一人提议大家可以爬上树过夜。

“Чего тут бояться”

(有什么好怕的)

伊万靠在一旁,篝火清晰照出他的脸庞,淡蓝的眼眸也染上火光,那里面是无所畏惧的坚定,开口的士兵也都噤声,只颤抖地握紧了手中的枪支。

最终他们还是安全地度过了那个晚上。

只不过那天早上的潜行布满了危险,有几个傻子踩到了昨天布下的陷阱。

所以,那天他们逗留在一个地方的时间越来越长,他们食物的味道引来很不好的东西,有一头棕熊盯住了他们。

伊万命令所有人分散开来,并试图将那头棕熊引到前面的陷阱里,僵持了有一段时间,所有人都紧张得屏住呼吸,然而,一个无经验的年轻士兵突然走火,惊吓到了敌方,惹其怒吼,紧接着就是无序的慌逃。

在这情景下,伊万丰富的战斗经验也救不回局面。

但最后,远处不知何来的尖叫声引开了棕熊,伊万咒骂着是哪个蠢货找死。

他们匆忙赶了过去,趁那头熊不注意,瞄准了点后,一击致命。

不过,不得不说,他们还是有所收获的,布置的陷阱第一次发挥了作用,尽管抓到的不是他们的目标。

大网好像捕捉到了一个女孩,伊万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就感受到了,她是一个国家。

为了不那么大意,他让人把“猎物”放下来后,仔细观察了一会儿。

他很诧异,那张脸对于女生来说过于英气,他想到了他的妹妹娜塔莎,出名的高冷美人,眸子里刻满了傲气,但这个女孩,很不一样……

伊万感受到了麻痹汹涌袭来,心脏的跳动与他无法控制的瞳孔放大,第一次遇到新的国家会有相似的征兆,但伊万清晰感受到这是有区别的,他现在的脑子里只环绕着一个想法,他想抛下一切立即带她回去。

他需要冷静,他不能做如此无礼之人。

她的长发现在有点杂乱,棕黑的双眼,身躯柔和又有力……她,没感受到自己也是国家化身吗?

她是一个没被发现的国家吗?伊万从没见过她,有些可惜,但非常值得高兴的是他更没在琼斯的身边见到她。

“Кто ты?”

(你是谁)

伊万柔声问道。

可是她好像听不懂,慌乱地说着伊万听不清楚的话。

她是一个国家,伊万不可以随意乱来,但是,如果,自己放了她,再也见不了她了怎么办,更可怕的是,如果琼斯那家伙见到了她该怎么办……

他不能让这一切发生。

“Отведите его назад”

(带回去)

晕过去的女孩被抱上了马,伊万轻轻搂着她,心思却早已不在眼前……

一回到家,他便告诉了妹妹他这段旅途最后的决定。

“Я хочу жениться на ней”

(我想娶她)

伊万只记得娜塔莎生气地指责他疯了,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出于礼仪,伊万把女孩交给了女仆们,但没人有合适的衣服给她穿。

娜塔莎结果还是过来帮忙了。

伊万在办公室里等待了很久,本来应该做公事的他现在纸上满是涂画。

他听到开门的声音,立马把涂鸦压在书下,然后提着笔假装在工作。他无法忽视娜塔莎脸上的表情,而妹妹在和自己兜转了许久后,告诉了他,他救回来的其实是个男孩子。

伊万的确惊讶,难以相信……

娜塔莎说的对,他的确疯了,见一眼就产生爱情实在太疯狂,伊万自己都在怀疑他这是哪来的奇怪感情。

伊万站在楼下,看着那个房间的窗口,想自己是否做了错的决定。

……既然如此,那是否要他学会放弃?如果不愿这一切发生,上帝就不应该让他那样从天而降……

“啊!”

从上而下的猛烈冲击几乎把伊万砸出窟窿,他几乎要晕厥过去。

他的嘴角被磕破皮,渗出血丝。

当他抓住眼前人的衣领时,才看清这个坐在他身上的人的面孔。

伊万狠狠推开了他,他对他两次出现的方式充满了疑惑,可真是个神奇的人物……

在他妹妹娜塔莎叫仆人将他抓起来,并泄气地要把他关进猪圈的时候,伊万还是及时制止了。他令人将他带入办公室,妹妹更是非常不解气。

伊万觉得他真是疯了,在再次遇见他的一瞬间,拽住他的那一刻,他居然,想亲吻他。

他站在门旁,欣赏着他的可爱,伊万可能嘴角勾起笑意,他自己也没发现。

装作冷漠地走过去,不要忍不住看一眼。

现在他坐在自己对面,看着他工作,有点紧张怎么办,他喜欢自己的字吗,家人总是夸他的字好看,他此时非常不希望这是恭维的话。

他长的真好看,他自己知道吗。

伊万望着男孩的脸,他正直直地望过来,上帝啊,他看不到自己的表情,希望不要那么奇怪,不要像个看到年轻女孩的糟老头一样。

男孩指着自己的笔,伊万不懂他的意思,他可能皱了一下眉,男孩就低下了头不再理她。

他瞬间觉得好像做了什么不应该做的事,放下笔的手不知道该放哪。

伊万不知道坐了多久,他撑起头,目光在眼前人的身上就没有移开过。他睡着了吗……?他的头发真长啊,认成了女生不是他的问题。

伊万卷起他留在桌上一撮黑发,拇指在上面轻和地揉弄,恍惚间他嗅到了一丝甜味。

伊万将手中的丝发贴上双唇,鼻间沁入清甜的香味,他甚至有些忘我,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些许不妥后,他停止了过于入迷的动作。

试图把注意力放在工作上的伊万戴上眼镜,这样好像可以只用来看书一样,可是眼睛总是控制不住往前瞄……

啊……他知道自己有多漂亮吗?

他是个男孩,伊万想起娜塔莎对他说的话,可是现在,他已经不在意了,他的确疯狂了。

他对他的一见钟情本来就不局限于性别。

指尖轻轻擦过男孩的脸颊。

他是男孩,那又怎样。

作为贵宾,更作为国家,伊万想,他必须得到最好的接待。

他不适应自己的文化,他就会教他,让他慢慢接受自己。

可是,任何方式也没让他感到舒适,他甚至没吃多少,伊万望着他的贵宾留下渐渐离去的背影。

他该不该跟上去……

他想这么做,但是娜塔莎叫住了自己,她说,冬妮娅把琼斯带回了姐姐自己的房子。

伊万一下子气上了头,甩开了娜塔莎的阻拦,一个人冲向了姐姐的家。

赶到就看到琼斯拿着一份文件,他看到伊万时的神情也很诧异,但很快就变为嘲讽。

【你连自己的家人都保护不了】

冬妮娅慌张地冲出来拦住了一副要揍琼斯样子的弟弟,她让琼斯安全离开后,便和弟弟争吵了一番,直到冬妮娅愤怒地摔上门,把弟弟一人留在门外。

“我们孤立无援!”

伊万脑中反复循环着姐姐哭着冲他喊出的那句话。

他站在向日葵田里,思考了很久……

他决定把象征着他全部的向日葵送于男孩,他做足了准备邀请他,他在将花朵交于他时,说出了他犹豫的许久的请求。

“可不可以,成为我的,好朋友?”

男孩只是在笑,他应该答应了吧。

他询问男孩的名字,在多次艰难的尝试下,他终于听懂了。

“王耀。”

娜塔莎在哥哥和异国人赏花园时,接待了几天没回家的姐姐,以及,站在她身边的琼斯先生。

冬妮娅明确感受到了妹妹在崩溃的边缘。

是的,娜塔莎想抓着冬妮娅的衣领把她摇醒!质问她是不是疯了?她不知道哥哥有多想宰了阿尔弗雷德!

她赶紧吩咐人暂时引走哥哥,但伊万和那个男孩已经回来了,她看到了他捧着那朵未长成的向日葵。

同样把眼神放在男孩身上的还有可憎的美国人,娜塔莎顿时意识到了危险,直到那个声音像魔咒一般撕裂了她的冷静。

“A new,powerful country.”

来个时空错乱版公子哥王耀与独裁者伊万的爱情故事

【半架空!甚至感觉全架空了】

【依旧是国家设定】

【可能是唐朝,或者宋朝】

【温润的翩翩长发公子王耀×外冷内热独裁者伊万】

【作者十分沙雕】

“公子!公子!”小丫鬟从院外急急匆匆跑了进来,喘着粗气。

“怎么了,玉儿”

坐在潭边的人轻轻握着杆儿,无心思地抖动着,水里的鱼荡过吊钩,在水滩里舞来舞去。

“……公子,你钓到了鱼也会把它重新放回去,那钓来做什么啊?”

丫头弯着腰深呼着气,瞅着水里围住钩子却又犹豫不想咬上去的鱼儿,水面上映出头上两个扎绑的丸子,俏皮可爱。

“你懂什么?”

旁边坐着的陈捕头说着逗趣。

“陈捕头不去抓人在这做甚?”

玉儿朝着人挤弄眼睛。

“与你何干?”

“本来就没问你,我问我们公子呢!”

王耀轻笑了一声,“这样我就有钓不完的鱼了啊”

“好像,是这样……”

王耀站起身来,在她眼前挥了挥手,“傻姑娘,想什么呢,急匆匆跑进来想说什么。”

“啊,那个,吴公子回来了!他让我跟你说等会儿在醉花楼等你呢!”

“真的?”

王耀眼睛一下子发光,把竹竿丢在潭边,慌乱地拍了拍手,“快,我们整理整理就过去。”

王耀换上一身淡绿清雅的衣裳,无心梳理长发,赶着上了马车就出发了。

王耀是当地有名的富豪,但是院子简朴素雅,也不大,不会像那样的达官显贵公子哥一般,花天酒地。可是,王耀也总是花出大把大把银子,在周围荒地上建房子,只不过那不是给他自己,而是给流浪的穷人的,他负责他们所有的花销,可以足够过日子。

然而即使如此,王耀的钱也总是花不完,他不经商,不为官,就连土地所有的问题也从没有官员来找过他麻烦,其他问题上更没有,反而面对他时,都是毕恭毕敬。

这里的民众都不了解突然出现的王耀到底是什么人物,但这又何妨,大家都很爱戴他。

吴公子是王耀在出行打猎游玩所识的伙伴,他非常欣赏这位多才的朋友,对方亦然,可这位友人应该不会知道这位偶然相识的公子会是他的国家的化身。

普通人从没化身的概念,更别提会见上一面。

王耀算是想过点清闲的日子,就向他上司请了会儿假,上司给了他一点钱,真的对他来说是一点。

到醉花楼的时候,王耀身上挂着各式各样的东西,怀里抱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活像个大彩球,他不得不和好友解释半路上马车走不动后他下车被拥在中央,半步都挪不了。

醉花楼的老板娘热情地出来招呼这两位地位显赫的公子哥,随后的每一步周围都跟着一群姑娘,到第三层后,许姑娘就上前把她们都打发了。

“自从你被调去那北边,可是有……五个月了啊”

王耀提指算着那他一人摇晃着竹竿孤独过完的时间。

“王兄何不与其他友人一同出游呢”

王耀斜倾茶杯,跟着茶水的波纹摇晃瓷杯,心里闷闷的感觉涌了出来。

“会诗文的张公子从不碰兵器,能武的柳兄却,不爱谈歌,吟诗,无人能与吴兄媲美啊……”

“王兄,此次吴某来,就是有宝物与你分享。”

王耀看着好友从怀中拿出一张纸,摊开上面满是各式的标记。

“这是……”

“吴某所去那个地方,听说藏满了宝物。”

吴公子眼神坚定,把纸递给了王耀。

“哦?”王耀一挑眉,眼神牢牢放在图纸上,细抿了一口凉茶。

“那里有片森林,吴某无事做时,就骑马去那处,当然那里资源丰盛,是个宝地啊。”

王耀合起了那张纸,顾左右,被举起的茶杯挡住了他现在脸上的表情。

“吴兄是……”

“过几天,吴某又要被派往那里,如果王兄愿意,可以与我同去,这样王兄也不会独自一人,无人可谈了。”

王耀发誓,要不是碍于礼仪,他现在绝对会绕着桌子狂跑几十圈,他可以出去玩了!!!

“咳,可这里,我还……”

“这点不用担心,我父亲自会帮忙,王兄还可以带上玉儿姑娘,每月的资金还会派发,这里的人民不会受苦的。”

“那我就多谢吴兄了!”

苍茫美丽的大草原,神秘又富有的森林,没有被开辟过的宝地,这是王耀想象中的样子,事实也的确是这样的……只不过,之后的王耀可能会更后悔他来到了这里……

就比如他现在被异国人包围的处境。

差不多半个时辰前,王耀和周围的人都走散了,后来半路上马中了毒晕厥,他一个人苦苦找着回去的路,他走了很久很久,慌张地开始呼救,然而喊叫的声音引来了不好的东西,野兽的怒吼逼得他一路狂跑,逃命途中却不巧踩到了精密布置的陷阱,王耀直接被吊在了半空中。

不过,这也好。王耀想,至少他逃离了被熊活活拍死的命运,其实,作为国家化身,他是可以重生的……

还在王耀乱七八糟瞎想的时候,一声巨响在周围传来,紧接着,下方那头棕熊重重地倒下。

王耀惊讶地看着这一切发生。

鞭炮威力那么大吗?

马蹄声渐渐靠近,王耀以为是自己人,但还没等人出来,他忽然又一瞬间警惕起来,他感觉到了危险。

像他意料的那样,停在下方的人不像他的朋友,更不像他们国家的人,他,从来没见过……

为首的人朝旁边的人说了几句话,王耀一直紧张地盯着那个人,说不出来的感觉,王耀全身的血液好像沸腾起来了,他觉得那个人很不一样,和他所有见过的人非常不一样。

神经紧绷的王耀忽然全身下坠,背部立即引来重重的撞击,短时间站起来是不可能了。剧痛引得王耀煎熬的呻吟,他困难地眯着眼,当他直直迎向马上的人的视线,王耀好像发现了更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睁大了眼。

异国人居高临下,垂着眼望着王耀。

“Кто ты?”

“啊?什…什么……”

“Отведите его назад”

后面一个人走向王耀,并将他单手扛了起来,王耀起初还要反抗,结果没动几下就直接晕了过去。

醒来时的王耀盯着天花板,缓缓坐起来,在往周围扫了几圈后,脑子就像要直接爆炸了,他直接意识到他在另一个地方,一个离家很远的地方。他掀开被子,直接感受到了身上的不自在。

他现在穿着十分奇怪的服饰。

王耀赶紧往四周疯狂寻找自己的衣服,结果什么都没有,他走到门前,那上面的装饰十分奇怪,王耀试图推开,但根本没反应,他抓着上面的勾子往里拉,也是没有用,王耀就直接用力地里外使劲摇晃。

放弃开门的王耀打起了窗户的主意,这个窗轻轻一推就打开了,他看着这三层楼的距离,和下面成片的草丛,回头看了一眼,就一狠心,跳了下去。

事后,王耀会很后悔他这么做了,因为他现在正坐在那个异国人的肚子上,被伤到的人正发出连连呻吟。

王耀赶紧起身,连忙说着对不起,试图拉起这个人,但不仅力气不够,还被对方狠狠抓住胸口的衣服拽了回去。

不和谐的对视发生了有17秒。

“漂亮……”

“что?”

“我…额……不是”

“Брат!”

远处一位女子跑了过来,也是很奇怪的衣服,还有奇怪的发色,王耀又在这么想。

她朝着旁边大声喊了什么,立马跑出来几个人,王耀逃出没一会儿就被抓了起来。

女子正用什么擦着那男人受伤的嘴角,看向王耀的眼神充斥了怒气,她向两人指示了什么,王耀从语气感受到了死刑。

但男人挥了挥手,又布置了什么,王耀又觉得他被赦免了。

王耀被带到了另一个房间,里面有一张桌子,上面堆满了纸张和书籍。

所有人都出去后,门又关上了。王耀走向那张桌子,凑近快速略过上面的文字,他得到了一个结论,他看不懂。

好似一个孩子,王耀左瞄右瞄,背着手防止碰到,为了看清上面的内容眼睛凑的很近,他开始好奇起来这种文字,它的写法没有确定的方式,酷似李婶家小孙子无章法的画作。

看得过于入迷,王耀甚至没注意到门口站着个人,等他慢慢意识到,男人已经盯着他看了几分钟了。

王耀瞬间站直的样子实在滑稽,不过那人还是不苟言笑,走近王耀的时候,指了指桌子对面的椅子,王耀谨慎地在他的视线下挪了过去。

而他坐到了桌前,开始了工作,王耀撑着头,一言不发,全身会动的好像只有眼睛,和男人的动作同样幅度地游走。

笔尖一次次划过纸的时候,王耀终于有了反应,他轻咳了一声,男人看了他一眼,王耀一副乖巧样子,并指了指他手中的笔。

然而,他得到的答复更直接,王耀很不满地趴在桌上,他从来没有被别人瞪过!他从诞生起就受尽了尊重和爱戴!

估计过了很久,王耀被自己肚子的咕咕声吵醒,郁闷的心情让他毫无胃口,耳边依旧是昏睡时沙沙的纸声,王耀无精打采地抬起头,眼前的人鼻梁上多了一个框子,当对方又迎上视线时,王耀猛地低下头,他可不想再被瞪了。

没一会儿,憋屈的王耀听到了整理东西和站起身的声音,男人瞧着他,招招手让他跟过来。

王耀肯定这是他人生中一个很大的污点,也是他第一次不会吃饭,现在他倒看见那个男人笑了,况且他们饭桌上的餐具可是具有伤害性的东西。

长桌上的女子投来的目光充满敌意,王耀感受到各种不适,包括这里的礼仪,与自己很是相对,他不理解为什么桌上要放那么多无用的东西,还有那么多蜡烛?

最后王耀是被仆人帮忙切完食物,自己只需要用叉子就行了。只不过,王耀嚼了几下便没了胃口,他放下了叉子,出于礼仪,他没有离开,只是安静地低着头坐在那里。

他想回家了。

所有人结束后,陆续离开了自己的位置。

没人再管王耀,但是他被关在这房子里是毫无疑问的,他走到哪,所有人的视线总是放在他身上,他以前也总是暴露在别人的关注下,但,不是这种囚禁的感觉。

晚上王耀回到了他今天早上醒来的那个房间……

王耀坐在窗边,外面的月色很美,但自己家里看到的月亮比这好看多了。

张厨娘做的饭菜好吃多了,玉儿还会讲故事,而且他的鱼不知道有没有人喂……

第二天王耀睁眼看到的还是那个天花板,只不过不一样的是,他是在地板上醒来的,还在他抱着头试图缓过神来,门被推了开来。

王耀总是在自己难受的时候看到最不想看到的人。

男人高大的身影阵阵逼近,他四周看了一下,目光又放回在了王耀身上。

“Ты спал на полу прошлой ночью?”

王耀无奈摇了摇头,他真的听不懂。

男人向他伸出手,王耀犹豫着还是被抓着手拉了起来。

他很喜欢眼神交流,王耀得出这个结论,他连说几句话就从未移开视线,这也是王耀的好机会,像那次短暂的对视的时候,他脱口出了赞美,对他的眼睛。

不过,现在另一个情况是,这人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听不懂。

很快,这个人又向自己伸出了手。

王耀不懂他的意图,对方又着重说了几个字,可能重复了几遍,王耀才理解了他的意思。

他指着自己一直重复着两个字。

“一温?”

“Ivan!”

“一万?”

“大!大!”

男人有点激动地回答他。

“大……?”

“大!”

王耀不知道他的语言,但通过长久艰难的交流,大致知道了这个人叫一万,奇怪的名字……

接着这位一万就带着他去了后花园,其实王耀搬出来以前一直住在宫里,他也见过上司的后花园,那里也是真大,各种类型都见过,但像一万这样整个花园只有一种花的,他也是第一次看到。

一万又开始说起了他的语言,他连根刨起一朵还没成熟的花,小心捧在手里,到一旁取出一个盆,像对珍珠宝藏一样谨慎,生怕折歪一点点。

然后就端着花盆,递给了王耀。

来到异国后收到的第一个礼物,王耀真的很满意。

“谢谢。”

“学学?”

“谢,谢。”

“斜斜”

“对,鞋鞋”



忽然就想写的一小段,王耀带了这么多年孩子要怎么哄伊万

“你不觉得你现在应该做点什么吗?”伊万带着孩子般的稚气埋怨这个人,明明看上去是个很成熟的大人……


“你想要我怎么做?”王耀转身无奈地看着伊万,他原本也想赶紧逃走,逃离这现场,但看来不怎么有可能了,他也是个完全不知道怎么安慰人的老人啊……


伊万就是双眼含泪也盯着王耀看了一番,“你不要动。”


王耀一开始也是想不通他是什么意思,直到整个人被塞进怀里……


伊万双臂紧紧环住了王耀,脑袋耷拉地垂在他肩上。


耳边卷曲的金发挠的王耀直发痒,然而这人倒是越贴越紧,搞得王耀满脑子只想挣脱出来。


“你怎么什么都不做……”低沉的嗓音从耳边传来,难免听出一丝委屈。


“……我不知道怎么做……”


伊万立马把头压的更低了,攀在王耀背上的手把他推得更近。


除去身上的衣物,这俩人几乎腾不出一点空隙,而被这么一头庞然大物覆盖住的王耀隐隐感觉自己透不过气了。


“骗人……你明明对那个蘑菇就很好……”


“蘑菇??额……是本田吗……”


“你经常给他好吃的哄他,他只要不开心你就会抱着他……”


王耀叹了口气,“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而好奇心促使王耀脱口问了出来“你是怎么知道这些……”


“蘑菇告诉了胖子……后来那混蛋见到我就提到这事,说我在你心里连个本田菊都比不上……”


王耀脑子里忽然蹦出了伊万气鼓鼓瞪着嬉皮笑脸的阿尔弗雷德的画面,不禁失笑。


看到面前这个高大的斯拉夫人这罕为人知的样子,王耀也不得不软下心,抬起一直荡着的两臂,回抱了伊万,还伸手抚慰小孩子般轻轻拍打伊万的后背。


“那时候他只是个孩子,拿点他们喜欢的好吃的不就不会闹了吗?”


“你还抱着他睡觉……”


“是他喜欢这样。”王耀呼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伊万,你从没告诉我你喜欢什么。”


“我喜欢……”


微风弱弱地扫过这一片,秋叶飘舞,飞起又落下,午后的阳光如初的光色,衬得一切都如此缓慢。


伊万又抽紧了两臂,这亲密的关系要将一切透露给对方,毫无防护的姿态,而他也弯着腰将面部侧向了王耀,双唇隐约碰触到白皙的脖子。


“这里。”他们的距离近到说话时喉间的震动都感受得到。


王耀胸前感受到了激烈的跳动,逐渐增大的频率攀爬上脑内的神经,直到了耳中不再感受到外界,只剩下这震动……


王耀分不清了,这是不是他的心跳……






不存在了的国家没有消失(最近比较有病的小脑洞)

如果国家消失或者什么的,那它的拟人化跟着一下子消失有点不实际或者太突然。
可不可以不消失,反而变为一个普通人,以普通的身份继续他的生活,存在的国家拟人不知道他的存在,

他可以永生,而直到没有人记得他时,他才会自然死亡……

而他也不会记得自己从前的身份,只知道自己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不会和普通人一样逝去,

所以就会出现这样的场景,那些不存在了的国家拟人在看电视时会时不时注意新闻,看着还是国家的拟人们出席各种会议,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甚至对某些以前认识但现在忘记的人,产生了不同的感觉(会不会发展成漫漫追星路)

而从另一个角度,还是国家的拟人,当非常巧合地看到这些已经“不存在了”的国家,会不会一下子被吓到(比如阿米车上一下子瞥见苏俄一样,恐怖hhhh)

想法二,这些不存在的国家,失去了自己的记忆,那么可不可以有个特权,在肢体接触的时候可以读到对方的记忆,

这也是为了我下一个脑洞做铺垫,如果已经不是国家的老大哥有那么个机会遇到了耀耀,然后在小耀不知道的情形下(比如脸被遮住啊,王耀神志不清啊),读到了老王的记忆,然后看到的全是自己的脸(我当场能激动到上天啊啊啊啊啊)各种友好甜蜜的互动wwwwwwww

我想看这么一篇文啦啊啊啊啊啊我能求个人帮我写吗hhhhhh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好好笑

好像老米和小菊亲热不小心跑到了老王门口,结果没想到老王在自家楼上撑着头看,还拍了下来hhhhhhh

妈呀好有画面感,小菊觉得尴尬,而不知道最近出事最火热的老米怎么想😂😂

完了结合最近中美总被称作“夫妻”,我好想打个金钱组的tag啊哈哈哈哈哈哈

关于你们的问题 我不会答错😘😘☺️

感谢M.R太太的政治课!!!😍😍

综艺频道重播中俄春晚了啦!!!
昨天晚上没看到的同学可以去看了

想吃官方糖的朋友们看cctv3综艺频道
反正我听到中俄两个字就特别激动😘😘

露家人给我们过生日感觉啊❤️❤️❤️

现在正在放露家女孩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啊啊啊啊啊刚刚露家人唱中文啦!!!!!

【APH/联五】联五耍流氓日常(金钱组篇)

*菊厨慎入!OOC严重!
王耀这些天总和本田菊有点小冲突,而最近一直和本田菊在一起的阿尔弗雷德也察觉到了,每次只要遇到王耀,本田菊总会在他背后瞪两眼。

阿尔弗雷德好像又闻到了机会的味道。

“你和王有什么事情吗?”阿尔弗雷德装傻地问道。

“没什么大事,况且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哦,好吧。”阿尔弗雷德表现得很不在意地看看天花板,“有什么问题我其实可以帮帮你哦……”

“阿尔弗雷德先生,在下的确有一个请求。”

“哦?什么?”

“我想我们之间的形势最近也改善得很不错了,可否让在下也加入你们。”

本田菊看阿尔弗雷德没反应,立马加上一句,“并不会威胁到您,就是想帮您分担一些事情,之类的……”

阿尔弗雷德依旧呆呆地站在那,想着思考一些事情。

“阿尔弗雷德先生……”

“可以哦!”阿尔弗雷德忽然大笑起来,“如果你想加入,当然很欢迎啊!”

“到时候的投票……”

“我一定会帮你的啦!”阿尔弗雷德拍拍本田菊的后背,“放心就好。”

“非常感谢!那在下不打扰您了。”

本田菊踏着轻盈的脚步往远处走了。

阿尔弗雷德看着远去的背影,又开始笑出声,“王,这次恶人必须得你来做了”

第二天,联五会议室中多了一个座位。

“咦?这里是谁的位子?”

倒数第二个来的王耀看着平白无故出现的位子一脸不知所以,而早早坐下的亚瑟,弗朗西斯,伊万等人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不谈这个位子,也不看王耀。

“哟,王,站在门口干什么啊?”

刚进门的阿尔弗雷德拍了拍王耀的肩,“快去坐下吧。”

“今天我们有一项新提案,要讨论讨论。”

阿尔弗雷德把王耀哄回座位后,开始了往常的主持模式。

“进来吧。”

“本田!?”王耀看着门口的人,诧异地喊出了声。

“他是我们今天议论的对象,”阿尔弗雷德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王耀,“本田菊可否加入我们,并享有与我们同等的权利。”

话说完没多久,阿尔弗雷德与王耀进行了一段时间不长也不短的攻击性对视:

我看你老王这次还会不会花式弃权,这种事情上你也得表面态度是不是,这么大根眼中钉你肯放眼前天天晃悠吗?来吧,否决吧,别天天装老好人了,大家都是流氓就敞开天窗说亮话吧。

王耀看着阿尔弗雷德诡异地快要发光的眼神,眉头一皱:

本田菊能进来也说明他有底牌,阿尔弗雷德那混蛋这样子一看就是要投赞成票的,其他三个天知道有没有赞成,但是只要我投反对,他们的态度怎么样也没意义了,摆明了就是看戏的,这里就属我和本田有矛盾了,那仨老滑头也没那么好心能就这件事帮我跟阿尔作对,反正就是想看我好戏。阿尔你就是想看我反对是吧,好!

“弃权。”

什么!?

阿尔弗雷德瞪了王耀一眼:老王你疯了吧?你是被你邻居感染智商了吗?

王耀:臭小子,我知道你打得什么主意,你搞出来的事自己收拾。

“赞成。”

弗朗西斯递了个眼神给盯着他看的阿尔弗雷德:没办法嘛,尼桑收了人家好处了嘛……

“赞成。”
亚瑟不好意思地看向阿尔弗雷德:抱歉啦,谁让你那么支持呢,本田才会那么自信地找我们……

阿尔弗雷德紧张兮兮地看向伊万,这个老冤家此刻非常戏剧性地成了他的救命稻草。

“赞成哦!因为小菊给了万尼亚很多好东西呢~”

伊万说着还比了很大的动作。

亚瑟和弗朗西斯也是无奈地看着他……

这家伙还真会说出来了啊……

阿尔弗雷德看向身旁满脸期待的本田,又看向势在必得又幸灾乐祸的王耀。

深呼一口气,“我仔细思考了一下,本田与我们的交流不深刻,我担心日后会出现意见分歧的状况,所以这次的提案我认为我们应该摆出成熟的态度,要有见识地投票,而不是”阿尔弗雷德加重语气,“立  场  不  明  确 !”

王耀不抬头都能知道阿尔弗雷德在瞪着他。

“所以我投出的反对票将会为我们的未来添上更有建设性的意义和可能。”

“阿尔弗雷德先生,你不是说过……”本田菊愣怔地站在一旁,求解地望向阿尔弗雷德。

“可以了,本田,从这件事情上你太不成熟了,就当是个教训,下不为例。”没等本田菊开口,阿尔弗雷德立即宣布,“会议结束,散会。”

本田菊被教训了一顿后丧丧地走出会议室。

当阿尔弗雷德经过王耀身旁时,硬挤着笑容,“老王,你好狠啊。”

“你也是啊”

*日常基本以真实事件改编,有意向了解的可以评论